水知道答案央视辟谣了
新闻媒体
新锐新闻
编辑
2019-08-20 16:21

《水知道答案》是2009年出版的日本作家江本胜的书,其中用122张水结晶的照片展示了水不仅本身有喜怒哀乐的情绪,更能感知人类的感情,此书一经出版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近日广州有小学生模仿《水知道答案》做了“米饭试验”,企图用赞美和恶毒的话让米饭变香或者变臭。作为所谓媲美《时间简史》并在各大型书店销售排名前列的这本科普。

还记得风靡一时的《水知道答案》这本书吗?在这本书里,一个叫江本胜的日本人,自1994年以来就一直在冷室中以高速摄影的方式拍摄和观察水结晶,他宣称自己发现水具有复制、记忆、感受和传达信息的能力。在中国,这本书曾一度被当成科普读物受人追捧,但在西方,大家却只把它看作一本图片集而已。
“水是有感情的”
在《水知道答案》里,江本胜最大的发现就是水可以产生和人类相似的感情。他在书中写道,如果在瓶装水外面贴上日文“感谢”的标签,瓶子里的水就会结出漂亮的晶体,把日文的“感谢”换成中文、英文、德文、法文、韩文以及意大利文,都会得到类似的结果。
江本胜宣布,水不仅能看懂和情感有关的词汇,还能识别历史人名。当江本胜在水容器上贴上“希特勒”标签的时候,水会呈现出和“杀死你”类似的结晶;与此相反的是,当水看到“特蕾莎修女”的名字的时候,则会结出与“爱和感谢”相似的图案。台湾作家洪志鹏曾经这样讽刺江本胜的研究:“接下来如果拿饭岛爱或小泽圆的照片来试试,搞不好水看了一阵子之后就会直接从瓶口射出来喔。”
江本博士不仅认为水分子能识文断字,还发现水能辨别不同种类的音乐。在播放了贝多芬的交响乐以后,水分子能结成美丽工整的晶体,不过,如果强迫让它们去“听”摇滚乐,它们就会结出难看的晶体以示抗议。
这个发现也很惊人,看起来在地球上存在了几十亿年的水分子和在地球上存在了68年的江本胜一样,认为摇滚乐是属于年轻人的靡靡之音。
晶体形成的科学分析
在搞清楚江本的研究是否正确之前,首先要知道晶体是如何形成的。
加州理工学院物理系主任Kenneth Lebbrecht是研究水结晶的专家。他发现,水分子可以形成六角形的晶格结构,这些六角体有两个六角形的面和六个正方形的面。如果晶体向两个六角形的面的方向生长,就会变成一个柱状晶体;而如果向六个正方形面的方向生长,则会形成一个片状的六边形晶体。在此基础上,片状或柱状晶体还能长成更加复杂的结构,最终形成各式各样的雪花。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雪花形状的区别?Kenneth Lebbrecht发现,温度和湿度是决定雪花形状的最重要的两个因素。如果结晶温度在-5℃到-10℃之间,晶体更容易形成柱状或是针状的结构。在 -15℃左右的情况下,水气倾向于结成片状的雪花。至于雪花的复杂程度,则和湿度有关。湿度越小,雪花的形状就越简单。根据这些发现,Kenneth Lebbrecht甚至可以在实验室中通过人为设定的条件来设计不同形状的雪花。
选择决定答案
直到今天,江本胜也没有把自己的文章发表在学术刊物上,所以外界无从知道江本胜研究方法的细节。不过,发表论文,接受同行评议,才是科学家公布自己的研究成果的正确做法,不愿意接受检验的“研究”甚至连错误都谈不上。
为什么江本胜会得出《水知道答案》中的结果?最大的原因是江本胜有选择地挑出了他想要的图片。Lebbrecht认为,这很可能是“选择性研究”的结果:在播完了贝多芬的交响乐以后,江本博士从数百个晶体里选出了一些漂亮的晶体放在书里;在让水“听”完摇滚乐之后,江本则选择了一些难看的晶体。这样一来,任何人都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任何结论。
江本胜自己也在采访中承认,在他的研究过程中,没有使用双盲的方法。所以,研究人员可能因为无意识地选择数据而影响研究结果。江本胜认为,实验员心里的想法也会影响水结晶的形状,所以他总是选择那些更希望研究成功的人,而非技术娴熟的人来做实验,这就相当于把没有进行双盲实验的危害放大了。
事实上,如果江本胜对自己的结果有点起码的信心,他就不会如此羞涩。以揭穿各种伪科学而闻名的魔术师詹姆斯·兰迪曾经公开宣布,如果江本胜可以在控制合理的双盲实验中证明他的理论,就给他100万美元,不过江本胜从未公开回应。
谎言背后的经济利益
有些人认为,《水知道答案》这本书“即使这是一个谎言,也是温情的”,“至少这本书教会了我们爱和感激”。可惜这些人大概还不知道,江本胜宣传自己的“研究结果”有明确的商业目的。他的公司正在出售一种“高能水”,这种水号称有着最完美的晶体结构,还可以延缓衰老,治愈疾病。这样的水自然价格不菲,一瓶 227克(8盎司)的“高能水”的价格是35美元。为了让自己得利,通过谎言造成消费者的经济损失,这是一种怎样的“爱”啊?!
漏洞一:水结晶的形成仅跟温度、湿度有关

江本胜在《水》这本书中提到的核心理论就是:水能够根据外界的信息,辨别美丑善恶。听了贝多芬《田园交响曲》的水结晶美丽工整,听了莫扎特《第40号交响曲》的水结晶则展现出一种华丽的美;而听到"混蛋"等不好的词汇的水,只能结成难看的、不规则的结晶。这纯粹是因为江本胜不懂物理学。

加州理工学院物理系主任Kenneth Lebbrecht是研究水结晶的专家,对于此现象他解释说,水分子可以形成六角形的晶格结构,六角体有两个六角形的面和六个正方形的面,如果晶体向两个六角形的面的方向生长,就会变成一个柱状晶体;而如果向六个正方形面的方向生长,则会形成一个片状的六边形晶体。在此基础上,片状或柱状晶体还能长成更加复杂的结构,也就是说当温度到了一定低的程度,水晶体最终形成各式各样的冰/雪花。

Kenneth Lebbrecht发现,温度和湿度是决定水结晶形态和形状的最重要的两个因素。如果结晶温度在-5℃到-10℃之间,晶体更容易形成柱状或是针状的结构。在-15℃左右的情况下,水结晶会倾向于结成片状的雪花。至于雪花的复杂程度,则和湿度有关。湿度越小,雪花的形状就越简单。根据这些发现,Kenneth Lebbrecht甚至可以在实验室中通过人为设定的条件来设计不同形状的雪花。这些情况跟水结晶是否听到了优美的音乐、看到了温暖的单词没有任何关系。[详细]

漏洞二:江本的试验是据其结果选择照片

2006年4月美国《新科学家(New Scientist)》杂志登载罗伯特·马修(Robert Matthews)的分析文章,马修认为江本试验设计存在人为操作错误:他用选择验证结果。他指出江本胜并没有将全部样本展示,他只选择了对自己有利的照片刊登,而回避掉对自己实验不利的部分。例如只从100张照片中挑选出最支持其论点的1张照片刊登。一位揭发江本胜黑幕的研究人员认为,在播完了贝多芬的交响乐以后,江本博士从数百个晶体里只选出了一些漂亮的晶体放在书里;在让水"听"完难听的摇滚乐之后,江本则选择了一些难看的晶体。这样一来,任何人都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任何结论。[详细]

漏洞三:没有遵循"双盲"的科学原则

在科学试验中,需要遵循"双盲"原则,即为了防止研究结果被安慰剂效应( placebo effect)或者观察者偏爱(observer bias)影响,不告知参与对象详细信息。而我们发现江本胜在他的试验中,非常明显地违反了这个原则。佛蒙特州立大学自然科学部门的专家在揭黑的文章中记载:在接受毛伊岛新闻网媒体采访时,江本胜特别强调"我不需要对任何样本进行双盲测试",他坚信试验者的美学素养和个性是拍摄水结晶时最重要的元素。

这种认为拍摄者的美学素养、心灵感受等因素会影响拍摄结果而选择合作搭档的做法,就决定了江本总是选择那些更希望研究成功的人,而非技术娴熟的人来做试验,这就相当于把没有进行双盲实验的危害放大了。以揭穿各种伪科学而闻名的魔术师詹姆斯·兰迪曾经公开宣布,如果江本胜可以在控制合理的双盲试验中证明他的理论,就给他100万美元,不过江本胜从未公开回应。
水知道答案央视辟谣了【水知道】的相关文章 知道的越多越觉得自己无知爱因斯坦 [爱因斯坦的“无知”] 在电视节目中,偶然见识了一位神童。水知道答案央视辟谣了作文|关于水知道答案央视辟谣了作文,水知道答案央视辟谣了 [水知道答案视频完整版]《水知道答案3》 下面是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水知道答案3》,希望能帮助到大家!《水知道答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