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代购周入上万
新闻媒体
新锐新闻
编辑
2019-09-05 14:45

根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澳大利亚的中国留学生通过代购一周可收入上万人民币。代购因为集齐了天时、地利与人和因素已经成为中国留学生的首选“副业”之一.
澳洲留学生代购行情
林-卡罗尔,这名在悉尼求学的英语专业学生,向记者透露,在行情好的时候,她可以靠代购每周收入2000至3000美元(约合人民币1.3-2万)。这名25岁的姑娘并不是主动开始做代购的。她代购念头的萌生,主要是源于身边的亲戚陆陆续续请求她回国时或多或少“捎点东西”。她的第一个商品是火爆中国的Swiss维他命。在澳大利亚本土,这款保健品售价为17美元(合人民币112元)。但是林小姐在自己的网站上卖出了29美元(合人民币192元)。
“如果我在当地以30美元的价格买入一个商品的话,加上运费那就是37美元。但是因为我要承担库存的风险与邮寄的麻烦,所以我不能以这么低的价格卖出。”林-卡罗尔解释说。“如果原价是30美元,我会加价10美元。”同样,26岁,刚刚在悉尼大学获得会计硕士学位的马-麦吉也是一名资深海淘商。她最畅销的货品是麦奴拉蜂蜜与木瓜霜。
奶粉产业迎机遇

这股代购潮是如此之火,以至于今年早些时候,澳大利亚数一数二的零售商沃尔沃斯与科尔斯分别下了“奶粉限购令”。在中国国产奶粉质量屡遭质疑的情况下,海外供求水涨船高。在贝拉米奶粉蜂拥至中国电商网站上后,科尔斯限制每名顾客只能购买两听贝拉米奶粉。类似的,沃尔沃斯限制购买数为四听。
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一方面,我们看到很多国家都鼓励外国人前去购物,其中也包括房子和奶粉,新西兰、荷兰以及澳大利亚等国奶粉商都将目标瞄准中国;但在另一方面,这些国家又传出中国人抢购导致当地奶粉短缺新闻。
从另一角度看,国外大可不必陷入“被中国买空”的恐慌,代购旺盛证明中国市场需求大,比如奶粉的需求可以通过扩大生产满足,而且通过大数据帮助,统计哪些地区购买率更高,可以加大供应,这些平衡统筹从技术上来说不难实现。对国外生产厂家来说,这也是帮助渡过经济困难的商机。

随着全面二胎政策的放开,中国人对奶粉的需求将变得更加旺盛。在这种情况下,代购生意会变得更加火热。这对中国奶粉企业也是一个机遇,只要提高质量取得消费者信任,我们的奶粉将会取代外国奶粉成为国人的首选。到时候,围绕留学生代购奶粉的种种非议都将不翼而飞。
留学生做代购被驱逐
其实,做代购中国驻德国大使史明德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说,一些在德中国留学生不好好学习,天天买奶粉做代购,被邻居举报。警察过去一看,家里满地纸箱全装的是奶粉。人家说你从事与自己身份不符的活动,给驱逐了。留学生国外做代购被驱逐的事情并非个案。今年1月,在日本京都外国语大学工作的一名中国女性韩某,因利用业余时间做代购而被捕。据悉,她3年中将总值约200万元人民币的日本产化妆品、电饭煲等寄往中国,从中获利人民币50多万元。
留学生做代购,合法吗?
大多数人都不理解这个处罚。因为他们觉得,德国是市场经济高度发达的国家,购商品是自由合法的。我的理解是留学生做代购确实违法,因为代购属于商业经营,和其在德国居留的学生签证不符。

很多人可能会接着问:很多国家允许留学生兼职打工,“代购”是否属于打工?不错,在大多数国家,如果你持学生签证,上大学全日制学位课程或是为期至少两年课程的专科,一般享有每周20小时上下的打工权利,英国更是只要有6个月以上学生签证就可打工。但这种兼职打工是需要雇主证明的,和代购不同。
日本注册公司才能合法代购
代购工作时间自由,常年出入奢侈品店,逛街之余已有不少银子收入囊中。其实,如果真要将代购做成一门生意,还是有一些正当途径可走。例如,很多人当地注册公司,然后以公司贸易形式将奶粉运到中国。这样一来,就不会存在避税问题。

在日本做代购受保护,但前提是你需在日本注册公司,正儿八经地做生意。在日本从事代购活动,只能是有法务局许可的经营资格。微博上好几个知名大V,如今开始在日本开贸易公司做代购。可以说,几乎每个留学生都和代购沾过边,代购东西不仅是奶粉,还包括名牌包、化妆品、首饰甚至刀具。如果去日本留学,说不定代购马桶盖。

留学生在外开销大,打工兼职既能贴补生活费,又能锻炼自己的能力,何乐而不为?不过选择的兼职最重要的还是安全合法,不要被钱蒙蔽了双眼,也不能占用太多时间,否则人财两空就后悔莫及了。但是代购是处于灰色地带,有逃税而被抓的风险; 入行要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