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极源宇宙
新闻媒体
新锐新闻
消息
2019-10-09 17:14

宙漩涡的一次律动,便会从混沌海中分割走极微小的部分,恍若无形却又可变幻万物...宇宙规则链条,宇宙的本源力量,每一条规则,都蕴含着独一无二的超凡伟力。 
“宇宙是什么?”

    “混沌中的漩涡。”

    “生命是什么?”

    “漩涡中的浪花。”

    “你是什么?”

    “超级宇宙系统。”

    “我是什么?”

    “超级宇宙系统的宿主,混沌海中诞生的又一个初生宇宙。”

    “……”

    毫无禅机的对话发生在某个现实世界之外的纬度上。

    这里是混沌海,亿万宇宙世界的诞生之地。

    混沌海中全有全无,一切概念交融、无序、没有实意、不可描述,没有时间、空间、规则、力和粒子的束缚,无法理解,平凡生命永远无法踏足。

    混沌是无序的,只有当混沌海之上的至高母海伸出一小根枝桠,刺入混沌海中,激起一丝丝微弱涟漪的时候,混沌的平衡才会被打破。

    母海枝桠将化作宇宙意识,涟漪化作漩涡,一个新的宇宙也将应运而生。

    这是宇宙诞生时的一般情况,但发生在李子木身上的宇宙诞生事件,却显然有着很大的不同。

    毕竟,在他的意识苏醒之前,他还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

    失恋、破产、高利贷围追堵截、车祸导致家破人亡,他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经历了一个凡人一生中能够承受的所有苦痛剧变。

    李子木以为自己的人生已经够悲剧的了,没想到在最后几近心灰易冷的时候,命运再次和他开了个玩笑,行尸走肉一般的他,竟然会因为一次狗屁倒灶的食物中毒事件而死在了一家苍蝇馆子里。

    呵呵。

    死了也好,死了一了百了。

    作为一个凡人,李子木自然是怕死的,他不敢自杀,但是当死亡真正来临的时候,他却将这看成了上天对他最后的怜悯。

    可惜,作为一个彻彻底底的失败者,他主宰不了自己的人生,也主宰不了自己的死亡。

    一个自称“超级宇宙系统”的玩意唤醒了他,同时告诉他,他已经摆脱了凡人之躯,成为了一个新生的宇宙漩涡,拥有了未来的无限可能。

    谁在乎。

    李子木的心境仍停留在前世那心如死灰的状态中,无法自拔。

    但死灰亦可复燃.

    特别是当这个狗屁系统告诉他,混沌海超越时间和空间,即使他用亿万年的时间发展成一个至高永恒级别的超级宇宙之后,仍然有机会以身具整个宇宙之威能于一身,重回他离开前的那个世界的时候。

    “听上去倒是不错,如果真能回去,别的先不说,我倒是要让那个女人看看,他抛弃的这个男人混的并不惨!”臆想着并不存在的画面,李子木估计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已没有了人身,此时肯定是一副嘴角冷笑的经典反派嘴脸。

    “好吧,系统,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叮!”不辨虚实的一声提示音过后,李子木并无实体的意识中陡然多出了一条新的信息,一如之前系统和他对话时的情形一样。

    “主线任务:认识世界。”

    “陡然重生为一个新生的宇宙,你迷茫了吗?无助了吗?超级宇宙系统温馨提示,请仔细阅读新手教程,深入理解混沌海、母海、宇宙、现实、真实之概念的含义,以及做为一个宇宙,在混沌海中历练求生所需的所有基本技巧。”

    “任务目标:学习《混沌宇宙概论》,学习结束后通过考试,则任务完成。”

    “任务成功奖励:100点宇宙创世之力,100点宇宙意志之力,随机传说级宇宙规则链条。”

    随着任务一同出现在李子木意识海中的,便是一本厚不知有几千页的神秘书籍,厚重的牛皮纸书壳,泛着淡黄色的一页页书页,就这么诡异的悬浮在他的意识空间之中。

    《混沌宇宙概论、初级版》,超级宇宙系统指定新手教程。

    “……”

    貌似也没有别的选择了,此时的李子木完全无法理解自己当前的漩涡之躯的存在原理,乃至是可选的行为方式。

    除了缩在意识空间中,让外在的漩涡宇宙之躯依靠本能缓慢增长外,别无所能。

    至少现在,他还有一本书可以看看,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

    百无聊赖地用意识打开眼前的《混沌宇宙概论、初级版》,还好,内容是用他熟悉的汉字书写的。

    嗯,字都认识,只是连在一起以后,就成了完全看不懂、不明觉厉的样子了。

    “母海是意识之源,混沌宇宙世界所有意识体都源自母海枝桠的延伸……”

    无声朗诵着新手教程中不明所以的内容,李子木的意识海中飘满了问号。

    这个母海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意识是母海的枝桠?啥意思??

    看不懂的内容还有很多很多。

    “意识分割混沌,被观察的变为了现实,未被观察的坠入暗面世界……”

    “宇宙规则是宇宙意识的具现,意识同源,不用宇宙具有相似的宇宙规则体系……”

    ……

    《混沌宇宙概论》一书的实际内容似乎已经完全超越了其形态所能承载的极限,那书写的密密麻麻的书页一页又一页,好似永远没有翻阅到最后一页的一天。

    ……

    时间悄然流逝。

    无边无界的混沌海永恒不变的流淌着,在某个无法用时空纬度来描述的所在,寄宿着李子木意识的小小宇宙漩涡一边旋转,一边缓慢的成长着。

    宇宙漩涡的一次律动,便会从混沌海中分割走极微小的部分,恍若无形却又可变幻万物的鸿蒙之气,持续补益成长中的新生宇宙。

    时间规则尚未完善,李子木也不知道自己在那枯燥无趣、堪比精神折磨的《混沌宇宙概论》中挣扎了多久。

    无法理解,无法进行感性的认识,他便只能采用死记硬背的办法,将堪比天书的教程内容一小段一小段储存在意识海中无形无物的记忆区域内。

    这种感觉比曾经高考前死嚼硬啃那海量知识点时更加难受。

    唯一的好消息是,化身宇宙意识之后,他的记性貌似好了很多。

    虽然面对的是一本文字量超过100G的大部头著作,但在闷头记忆了不知多少时间之后,李子木晕乎乎地发现,自己似乎把这本该死的新手教程看完了?

    以宇宙意识的强大意识本源,看完了,应该也就全都记下来了吧。

    李子木茫然地想着,一时也找不到方法来检验自己的“学习成果”,他便直接呼唤那神秘的系统。

    “系统,我要考试。”

    “考试开始,请在10分钟的时间回答以下100道问题,每道题目分值为1分,满分100分,达到满分则考试通过。”

    “啥?不应该是60分及格才对吗?”

    “考试开始,第一题:请简述规则链条和规则烙印的区别。”

    “……”

    “第一百题:请简述宇宙意识和生命意识的关系。”

    这一天,李子木回忆起了当年被高考试题支配时的恐惧。

    “45分,考试未通过。”

    “60分,考试未通过。”

    “58分,考试未通过。”

    ……

    “99分,考试未通过。”

    “靠靠靠!!!!”

    最接近成功的一次尝试仍旧以失败告终,李子木的心态几近崩溃。

    意识空间中没有桌子可掀,所以屡战屡败的李子木只能用放肆的国骂来发泄心中的烦躁,在意识海中掀起了一股股无形的海浪潮汐。

    “呼……”

    “人生如此美妙,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无论挫折多么难以跨越,生活都要继续,李子木花了不少时间平息自己的情绪,又休息了一段时间,让思维放空后,挑战继续。

    这一次考试就先放松一下吧,不用抱太大希望。

    但世界,这是这么奇妙。

    “100分,考试通过。”

    “叮,主线任务完成,获得任务奖励100点宇宙创世之力,100点宇宙意志之力。”

    “通过了?”

    这边还说不抱希望,却完全没有想到竟然真的通过了,李子木一时还没有回过神来,一个新的提示信息便紧接着跳了出来。

    “开始随机抽取传说级规则链条奖励。”

    “嘶……来了!”

    传说级宇宙规则链条!

    通读完《混沌宇宙概论》一书后,李子木已经知道,掌控的宇宙规则链条数量和强度,是决定一个宇宙能力强弱的重要标准,而传说级的宇宙规则链条,异常稀有而强大,其实际价值甚至有可能超过一个新生宇宙的所有价值本身!

    没有时间让他感叹,一个散发着橙色光芒的老虎机便嗖的一下出现在李子木的视线中,老虎机的中间是三张光影交错、画面各异的橙色卡片。右侧边缘则有一个非常醒目的金属压杆。

    “扳动压杆后,系统将随机展示3项传说级规则链条,宿主可以在3个选项中选择1项获得之。”

    保底一橙,稳挣不赔。

    意识之中,李子木兴奋地搓了搓手,口中默诵长者保佑,然后便将老虎机右侧的压杆狠狠地按了下去。

    老虎机上显示的三张卡片随之开始飞速更迭,十余秒过后,图标转换的速度逐渐变慢,又过了十余秒,在李子木紧张的注目下,这台Q版风格的老虎机慢慢的停止了运转。



    “叮。”

    随机选择结束,意识之中只留下三张代表不同宇宙规则链条的橙色卡片依次排开,如炉石开卡包一般刺激,吸引了李子木全部的目光。

    “希望手红,能够抽到一两张极品规则吧。”

    宇宙规则链条,宇宙的本源力量,每一条规则,都蕴含着独一无二的超凡伟力。

    按耐住内心的激动,粗略的扫了一眼后,李子木先把注意力放在第一张和第二张规则卡片上。

    ……

    “绝对领域:传说级宇宙规则链条,宇宙时空结构强度提升1000%,宇宙内部可控压制力量额度提升1000%。”

    ……

    “混沌吞噬者:传说级宇宙规则链条,宇宙吞噬混沌转化创世之力的速度提升1000%,宇宙对混沌力量冲击的抗性提升1000%。”

    ……

    “嘶,这就是……传说级宇宙规则链条的效果吗?”

    通俗解释的话,第一条规则增加宇宙的耐力和“天道威能”——也就是对穿越者、赵日天、燃烧军团之流存在的压制能力,第二条则提高宇宙升级的速度和一种单项抗性。

    这两条规则的效果还是蛮好理解的,只是那十倍强化的数值看上去相当炸裂。

    单纯比较这两条规则的话,对于一个还没有进入多人游戏部分的新手宇宙来说,提高升级速度似乎要比提升宇宙防御力更加实用。

    “但《混沌宇宙概论》里有提到,时间是相对的概念,混沌海是超越时间的高维区域。”

    “只要一个宇宙没有和其他宇宙发生羁绊,其时间属性便是独立而自由的。
 纵使宇宙已经迈向毁灭,但陡然见到这般此前从未有过的景象。

    命运石号上的舰员们,仍难免会感到惊诧……和恐惧。

    “怪物!肯定是那些怪物,快!攻击他!近防火力攻击!”

    “先别吵!”

    副舰长怒目打断了无视他的存在,吵吵嚷嚷的舰员们,揉搓着暗暗发痛的额头,下达命令道。

    “近防火力系统准备!先不要攻击!”

    “损控组尽快完成飞船断裂处的封闭和检查工作!”

    “统计飞船乘客和舰员伤亡情况,启动所有备用救援系统!”

    一连串的命令下达,待到所有舰员们终于开始有序的执行各自的任务后,副舰长才正颜厉色地打开命运石号的短距微波通信系统。

    这套系统通常用于临近的舰船之间的交流。

    虽然不知道飞船前方,这个肉身站立在宇宙中的黑影怪人,能否理解这种交流方式。

    但也总得做些什么,才好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这里是艾玛帝国命运石号移民飞船,请通报身份,阻挡我放舰船有何目的?!”

    飞船前方,黑袍法师微微侧头。

    他的目光,穿透了飞船装甲的阻挡,来回扫描着那昏迷中的舰长胸口处的光点。

    果然,这正是他想要得到的东西。

    黑袍法师的黑暗斗篷下,阴影之躯微微一笑。

    “请在十秒内进行有效回复!否则我方将进行驱散攻击!”

    喊话被无视,副舰长的面色更冷了,没有迟疑,他很是干脆地下达了最后通牒。

    此时陷入昏迷的舰长是一位威望极高的传奇军官、冒险家。

    无论是在艾玛社会中,还是在舰船上,都备受尊敬。

    这便直接导致他这个副舰长,一直处在小透明的状态下,被人忽视。

    此前接过指挥权限,下达命令时,便有部分舰员反应迟钝,举止敷衍。

    这会,他心里可是憋着一股气的。

    前方这怪人,若真是那些毁灭宇宙的怪物中的一员,想必早就发起攻击了,不会如现在这般安稳地停留在原处。

    所以,副舰长猜测,这人很可能是从某个临近文明中逃亡出来的宇宙战士。

    而拦截飞船,大概是想要登舰求生吧。

    指挥室内,副舰长冷哼一声,注视着投影界面上的倒计时,不再言语。

    这些修行所谓心灵之力的超凡战士,拥有种种神奇能力,所以常常是一副趾高气扬,高人一等的做派。

    但现在宇宙都要毁灭了,又何须再理会这些招人厌恶的家伙。

    享受着最好的资源和社会地位,在灾难到来的时候,却也只能和所有的普通人一样,只能在死亡的阴影下哭嚎逃亡。

    就算你能肉身进入真空,又如何?

    能够单枪匹马对抗一艘全副武装的巨型飞船的宇宙战士,向来只存在于传说之中。

    短短十秒之内,这为副舰长的心底,可是转过了无数个念头。

    但李子木,又怎么会在意?

    当他确定那舰长体内的光点,正是从宇宙规则核心中崩散出来的一小团规则链条后。

    他便已经知道,冒险进入这方宇宙深处的行为,总算是没有白费。

    不过,想要得到这个战利品,还有一场战斗,在等着他。

    当然,他说的可不是此时只剩半截的命运石号。

    黑袍法师抬头,看向了命运石号身后的宇宙虚空。

    “3……2……1。”

    “开火!”

    遵照副舰长的命令,在倒计时结束之后,飞船正面所有小型电磁武器、动能武器,一股脑开火了。

    就如一头暴怒的巨人,正在朝着阻挡在他前方的渺小身影,倾泻着无边的怒火。

    可惜,黑色长袍无风自动,便如一道没有实质的鬼影一般。

    所有的光束和弹丸,都毫无阻碍地穿透了黑袍法师的身体,却又未曾造成任何伤害。

    “鬼……他是鬼吗?!”

    “闭嘴!”副舰长更加恼怒了,毫不犹豫的,他继续怒吼道。

    “准备发射中子湮灭炮!给我干掉他!!”

    “可是……遵命!”

    武器系统指挥员的迟疑,在副舰长一个冰冷的眼神下,迅速的咽了下去。

    飞船前方,近防火力的攒射并未停歇,装甲之下,一个隐蔽的炮口又紧接着暴露出来,危险的光芒,在炮口内凝聚着。

    “来了。”

    狮子不会在意于自己脚下耀武扬威的蝼蚁。

    当命运石号身后的宇宙虚空中,突然冒出一道如黑洞般的漩涡时。

    枪林弹雨下,黑袍法师缓缓的移动了。

    而那黑色漩涡之内,诡异的黑暗晶团,再次出现了。

    同一时间,正在准备发起“致命一击”的命运石号内,凄厉的警报声适时响起。

    “警告!敌人出现在后方!!”

    “什么?该死!”

    副舰长心下一惊,顿时一种前有狼后有虎的危机感攀上心头,一时之间,也不知该不该调转武器,攻击身后出现的末日怪物。

    “快!加速!主引擎全力启动!甩掉它们!”

    暂且不提命运石号的舰员们,心底有多少头草泥马正在狂奔着。

    李子木控制的黑袍法师,穿过命运石号编织的火力网,出现在了已然从漩涡之中彻底涌出的黑暗晶团前方。

    不过,这一次,遭到舰长调用宇宙恒星之力攻击后的神秘晶团,已经彻底排除了能量湮灭的影响。

    庞大的身躯略微有所缩小,但仍然远远超过了渺小的黑袍法师,百万倍有余。

    “圣域生命……你不属于这个世界……”

    “是古老的隐藏者……还是吾主打开宇宙壁垒时,悄然潜入的老鼠?……”

    震荡的意识信息夹杂着强大的威势,朝黑袍法师压下。

    想要以物质之躯和意识之力的体量优势,强行碾压?

    黑袍法师不紧不慢的抬起右手,随手一划。

    他前方的时空随即被扭曲拉伸,汹涌而至的黑暗晶团迷雾,便如坠入了一片时间被冻结的领域一般,只得一丝一毫地缓慢前行着,一时间被困束在这段短短的距离内。
 李子木的意识深处,一道微弱的意念,消失了。

    本宇宙世界,深空之中,他的意识化身,睁开了双眼。

    一丝空空荡荡的念头萦绕着,稍花了点时间,才彻底压下。

    “系统,我们没有暴露吧?”

    “暂时没有。”

    眉头微蹙,李子木继续问道:“什么叫暂时没有?”

    “暗箱空间可以屏蔽大部分信息流,但在宿主将异宇宙生命实体带入本宇宙的过程中,本质上已经破坏了暗箱空间的绝对封闭性。”

    得到系统的解释后,李子木的目光,自然而然地放到了出现在不远处的那艘残破飞船——命运石号上。

    在那最为关键的一秒内,李子木之所以做出了牺牲黑袍法师的化身,来拯救这艘飞船的决定。

    单纯只是因为以圣域生命的体量,在那极短的安全窗口里,很难全身而退。

    所以,他选择将逃亡机会留给了寄宿着宇宙规则碎片的那名艾玛人。

    至于命运石号飞船和飞船里的其他人,不过是随手附带的而已。

    而此时,在李子木的视线之中。

    这艘他随手拯救飞船,正不断地向外散发各种光影辐射,诡异莫名。

    对这一场景,李子木并不以为异。

    不同的宇宙世界,宇宙规则亦有所不同,所以,进入异宇宙的物质实体,也将受到异宇宙规则的扭曲改造。

    而因为白洞宇宙和本宇宙,同为星空宇宙世界,基本规则的差异,并不算大。

    再加上作为宇宙意识的李子木,并没有主动排斥进入的异物,甚至还有意护持。

    所以,改造的过程才未造成毁灭性的结果。

    “没办法确定这些生命意识的纯粹性吗?”

    李子木双目迷离地说道。

    任何宇宙世界中,万物生灵的意识,都属于至高母海的衍生,虽有强弱之分,但本质上并无高低贵贱之别。

    纵使是本宇宙的至高主宰,他也没有办法在不破坏其意识本源的前提上,寻找出这些异宇宙生命意识深处,可能存在的“危险木马”。

    既然存在风险,那就只能当断则断了。

    “都清除了吧,只保留我需要的那缕白洞宇宙规则碎片即可。”

    自言自语间,好似只是做了一个伸左手还是伸右手的简单决定。

    便决定了这群可怜人的最终命运。

    神威如狱,概莫如是。

    李子木的意识化身,右手一覆。

    随即,前方宇宙之中,命运石号飞船,连带其内处于凝滞、改造状态下的上百万幸存者们。

    顷刻间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强行碾压、磨碎、在短短一瞬的时间里,彻底消弭无踪了。

    白洞宇宙最后的幸存者,就此断绝。

    就连白洞宇宙规则碎片所寄宿的那位舰长,亦未得幸免。

    “加上毁掉的化身,总共耗费了二十六点宇宙意志之力,却只换来了一个残破不缺的宇宙碎片,还不知道能不能解析出一条完整的规则链条,总觉得这笔买卖有点亏了。”

    喃喃低语间,一道纯白色的光芒,出现在了李子木的手中。

    他随手将其放入了意识之躯深处,分析解构,可还需要不少的时间。

    说来,还是有些可惜了呢。

    在剥离这道规则碎片时,李子木便发现在那位舰长的意识本源中,规则碎片已经有了一丝融合的趋势。

    换句话来说,这位神奇舰长,已经藉由这道规则碎片,踏上了超凡之路,开始了规则融合的步奏。

    这可是一件十分不可思议的事情!

    要知道,几乎所有平凡生灵,在踏上超凡之路时,均是选择融合同化某种规则烙印,而从未有直接上手融合规则链条的情况。

    原因也很简单。

    其一,是因为实体化的宇宙规则链条过于强大,就连作为宇宙意识的李子木,也不可能无限制地融合吞噬,更何况是未入超凡之路的凡人了。

    其二,也是因为以规则链条的稀有程度,乃是神魔、甚至混元存在才有机会接触并掌控的力量,又怎么可能会沦落到凡人的手中。

    虽然,这其中,或许也有处于濒临灭亡之际的白洞世界宇宙意识,暗中布子的原因存在。

    但不管怎样,这位艾玛舰长,能以平凡之躯,部分融合了实体化的规则链条。

    无论气运还是天资,均有其超越常人之处。

    而为了安全起见,这样的好苗子,也只能随手抹去了。

    李子木心下,还是有一丝惋惜的。

    不过,话说回来,这批艾玛人,虽然已经被他随手抹去了。

    但从它们的意识中,截取到的记忆信息,却已经完整地保留了下来。

    在研究了《信息理论》的知识后,李子木已经拥有了对生命体承载的信息,进行分离、复制、转录的能力。

    即便只有单纯的记忆信息,重新“复活”他们,也不是一件难事。

    李子木覆下的右手,又再次翻开。

    宇宙意识之权柄,远超凡人所理解的神灵之伟力。

    覆手即死,翻手即活。

    创世之力与意志之力,交互涌动。

    被毁灭了的命运石号移民飞船,以及其内的百万艾玛人。

    就这样,再一次被无情毁灭了他们的李子木,重塑了出来。

    当然,这一次,这些生命,从里到外,便都是由本宇宙土生土长的材料,造出来的复刻版了。

    死去的,终究已经死去了。

    虽然,他们自己并不知道这一点。

    “白洞宇宙内科技文明的发展,要超出本宇宙内的进度,艾玛人的科技水平,更是领先了木子星文明几千年的程度。”

    “就看你们,有没有资格带领本宇宙内的文明,迈入新的时代吧。”

    飞船之内,承载着白洞宇宙仅存的一点记忆信息,所有的舰员和移民们,缓缓苏醒。

    而李子木的身形,则是悄然隐去了。

    “舰长!舰长!舰长醒了!!”

    中断的记忆,停留在一道突然爆发的诡异光芒之中。

    脑子里一片混乱的舰员们,在发现他们的舰长,竟也苏醒了过来之后,顿时如同找到了主心骨一般。

    指挥室内,一点希望之光,再次于众人的心头燃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