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之仙帝出世
新闻媒体
新锐新闻
网络
2019-10-11 15:09

姬宇能够感觉到,在泰山之巅,被那道奇异的仙光融合之后,整个人就陷入到了一个奇异的状态。

        他处在一个奇异的地方,自身只剩下了一点透亮的灵光,似乎只是灵魂,肉身早已消失。

        在这里,他似乎回归到了母胎,自身被一种奇妙的力量包裹了,自身的存在感在飞速的壮大。



        最后,他终于确定了,这不是似乎回归到了母胎,而是他现在就是在母胎之中!

        在这里,他拥有了血肉之躯,且,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长着。

        “这里,多半不是地球了。”姬宇思量着,在体内流动的血液之中,他感受到了一种至强的神能,其中夹杂着一点点时隐时现的奇妙灵光,还有一道道灰色的气流。

        “我这具身体还是人吗?”他心中默默的思虑,有哪个人类的身体里的血这么奇葩?

        胎中不知岁月长,无聊之下,他也把精神放到了这些灵光和气流之上。

        让他感到惊骇的是,这些东西都有着非凡的特质,每一次他捕捉到一点,仔细感应,都会增加对天地的领悟。

        当他感应着灰色的气流,似乎看到了天地未开、一切混沌的时代,无数说不清、道不明的灰色气体充斥着无尽的空间,又在刹那间,混沌被开辟,造化天地、万物滋长,仿佛衍化出一片浩瀚的仙域,其中有青龙横空、朱雀横击、大鹏飞翔、白虎咆哮,兆亿生灵于此中诞生。片刻后,天地破灭,重归混沌。自混沌而始,又自混沌而终。

        他细细品味,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涌上心头,只觉得心中一片空灵,千变万化,一会儿星河漫天,一会儿天穹枯寂,生长与衰败,鼎盛与灭亡,周而复始,不断交替轮回。

        在这一刻他感觉到了天地合气生万物的勃勃生机,也领略到了宇宙枯寂、星空凋零的死气沉沉。

        而那些奇异灵光带给他的感觉却又大不相同,与灵光相合,他能够感觉自身仿佛与虚空合一,举手投足间天地便与之共鸣。

        他进入了最深沉的悟道境,仿佛是与虚空合一、和光同尘。他能够清晰的捕捉到天地的道则,对于天地有了深刻的理解,他的精神境界每时每刻都在疯狂的攀升,掌握了天地的至理,通晓乾坤的道则。

        在他精心钻研的过程之中,他整个人也大致的成形了,肉身在母体之中的发育也完善了。

        时间飞逝的流逝,姬寰宇出生的时间也到了。

        大量的灰色气流包裹着他,化作了一个灰蒙蒙的球形存在,自母体之中一跃而出,就仿佛是太阳跃出地平线,在这一刻,宇宙唯一,时空永恒。

        在出生的那一刻,他感觉到了周遭的事物,这是一片浩瀚的宫殿,悬空而浮,宛若仙界,一个美丽端庄的女子温柔的看着他,而在旁边,则有一个无比强大的存在注视着他,强大到了可怕的精神修为,就如同一个太阳降临到人世间。

        那是一个老人,浑身虚淡,极其模糊,充斥着腐朽的气息,像是要坐化了,连身体都不真实。他毫不掩饰的展露着他的心情,震惊、喜悦等等不一而足。

        就在此时,姬宇的身上,一种至神至圣、混混茫茫的道韵似缓实快的出现,天地大道都在轰鸣,头顶瑞气贯冲九霄,四海皆震。

        老人的脸色大变,翻手之间,宫殿之中,有无穷无尽、纵横交织的纹络浮现而出,勉强压制了这种种的异象。

        然后,一面镜子自他的手中浮现,古意盎然,注目观看,古镜上仙光朦胧,其质似神铜所铸。背有无尽纹络交织,凝视之时,仿佛可以感受到空间极尽之奥义。

        明镜无尘,倒映大千;昊天广淼,无差无别。镜面之上绽放九彩仙光,似乎要将诸天万象尽皆纳入其中。由方寸之地,扩展至天地万物,微尘大千,尽在其中。

        古镜的状态很是特别,流光万道,仙光亿条,铺展而出,如凤凰涅槃,照亮宇宙,浓缩万道之源,镜面温润晶莹,照耀出了划破万古的光芒。

        此光永恒,始一照出,天地同泣,杀魔戮神,像是一曲战歌在轰鸣,破灭一切阻挡。

        刹那间,混沌汹涌,天地碎灭,像是在开辟一个宇宙般,有形之质皆灭,一条幽深的大洞凭空浮现,在洞的另一面,可以看见点点星辰的光芒若隐若现,老人将姬宇一把摄住,迈步踏了进去。

        宇宙虚空,无量星辰。

        一片星域之中,兆亿星辰在闪烁,无尽星光在宇宙之中纵横。一道仙光迸射,照亮了黑暗与冰冷的宇宙,广袤无垠的星空都在颤栗。

        接着,一个无色无相,无形无质,混混沌沌,不可名状的事物陡然跳了出来。

        混沌开七窍而死,人有七窍而生。姬宇挣脱了周围包裹着他的灰色气流。在这迷蒙的混沌之中,他真正的出现在了这个世界上,他体内充斥着的那股灰色气流,也第一次与这个宇宙进行了一次最直接的交换,浩瀚的威能席卷整个星域。

        一尊如神魔一般的身影悄然浮现,周身混沌气缠绕,让人难以洞悉其真实面目。

        一声嘹亮的啼哭声响彻整片星域,混沌气扩散,将这片星域无尽的精气彻底吞噬一空。无尽的星辰走向了生命的终点,整片星域陷入了永恒的黑暗。

        而就在他的身影上方,一枚古镜悬浮,融于虚空之中。古镜虽小,但若有人直视,便能发觉整片星域的景象都倒映其中。古镜内蕴无上神威,将这一片星域笼罩、遮蔽,镇封了一切,没有走漏什么风声。

        片刻之后,那枚古镜自虚空中出现,真实了一些,发出一股开天辟地的气息,如一片古老的宇宙在演化。朦胧的一片光浮现,圣洁而贵气,但却也压力如宇宙沉落。

        这是一股磅礴的威压,如宇宙中的亿万恒星汇聚在一起,化成了一道毁灭光束,无坚不摧,直接贯穿天上地下。

        一条虚空通道被开辟而出,古镜将他纳入镜中,便冲入了通道之中。随后,通道便崩毁了,不留下丝毫痕迹。
无名,天地之始。他周身缭绕混沌气,吞纳十方精气、日月星辉于体内。苦海中的混沌珠交织出“道”与“理”,镇压苦海。

        在姬寰宇的混沌色的苦海上空,发生了一些奇异的变化,出现种种异相,神华点点,先如星辰,后如混沌,吐气布化,出于虚无,蒙蒙雾气缭绕,道道神霞闪耀,变化千万,没有定势。

        有名,万物之母。姬寰宇感觉像是来到了万物初生的时代,天地定形,阴阳并济,合气生万物,天施地化,生长与衰败,繁盛与灭亡,不断交替轮回。

        什么是永恒,什么是刹那,此时不分彼此。姬寰宇虽然身在宫殿中,但却感觉像是来到了世界的尽头,立身在时间长河的起点,一会儿星辰满天,一会儿苍穹枯寂。

        姬寰宇仿佛进入到了一种奇异的状态,自身本源与精神所化之秩序相交融。苦海之中像是在开天辟地,似是在再造一方世界。此刻的苦海变得玄而又玄,仙气朦胧,神秘莫测,如一方完美仙界在衍化。

        岁月如梭,转眼间已是三载时光。

        姬家一座宏伟的宫殿之中,芝兰遍地,仙葩飘芳,古药长满石崖,洁白雾气没到人的膝盖处,那是接近液化的天地精气,彰显了此处的不凡。

        宫殿正中的道台之上,一道修长的身影盘坐其上,巍然不动。周身混沌气环绕,混沌电芒闪烁。在他身外,有诸天万象在衍化,阴阳二气流转,地水火风涌动。

        在他的头顶,是一片浩瀚的星空,星光点点,澄净如水,仿佛与宇宙虚空凝结,每一点星光都与宇宙中亘古存在的恒星相勾连,借此吞纳日月星辉。

        在他的身周,缭绕着数之不尽的混沌气,仿佛一片混沌色的海洋。其中流露出说不清道不明的大道气机,仿佛孕育了一片天地,是天地的起源。

        这不是真正的异象,只是苦海进一步演化,冲破了肉壳的禁锢,真实的演化而出。

        此时,姬寰宇的苦海内,神力沸腾,苦海被开辟的大如脸盆,体内生命精气涌动,命泉神液晶莹剔透,一条粗大的神桥横贯天地,苦海之中气象万千。

        在苦海的中心处,一颗拳头大小的混沌色珠子在其中沉浮,样式简单古朴,却透出一种衍化大千世界的宏大气象。

        良久之后,令人窒息的可怕气势逐渐收敛,归于平静。姬寰宇慢慢的从深沉的道境中退出,微微抬起眼帘,神色宛如古佛一般平静淡然,只是脚尖轻轻点地,整个大殿便仿佛猛然震动了一下;而此时姬寰宇缓缓起身,配合刚才的震动,当真有巨神从混沌之中苏醒过来的意境。

        “三年了……现如今我也修炼到了轮海境界的巅峰,完成了彼岸的九次脱胎换骨,实现了破茧化蝶般的蜕变。虽说慢了点,但是也算物有所值。”

        举手投足间,姬寰宇一身气血宛如江河大海般在体内流动,沉重的宛如水银滚动一般,若有外人在此,闭上双眼,光以神识感应,便会觉得面前的姬寰宇如一个散发着无穷光热的大火球一般,仿佛太阳落到了地上;又犹如一团时刻蓬勃涌动的海潮,内中蕴藏着生生不息的造化伟力。

        这三年来,姬寰宇的修为,虽然只是攀升到了彼岸境界的巅峰,但是他的肉身,却得到了超凡的升华。

        三年的修行途中,姬寰宇不断的借助圣人道则,演化混沌烘炉,锤炼自己的肉身,让它不断的升华。

        现如今,姬寰宇浑身气血如海,举手投足便有沛然莫挡之力。单纯凭借肉身,便可匹敌化龙境界的高手。

        至于修为,姬寰宇倒不是很看重,并不着急提升。因为他的时间还很长,圣体大成都可以活一万年,更何况是更胜一筹的混沌体?姬寰宇前世才活了多久?他有大把的时间去安排自己的修行计划。

        放眼未来,战力才是最重要的。

        准帝以后的雷劫,每一次都是拿命去拼,且,生命禁区的存在,始终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若不注重战力的提高,修行越快,便死的越早。在穿越到了这个世界后,在知道长生有望的情况下,姬寰宇还想多活几年呢。

        “战力到了这一步,小心一点,在北斗还是混的下去的,是时候开启下一步的计划了。”

        是的,下一步的计划。在这三年里,修炼之余,姬寰宇也仔细考虑过了未来的路,如何走得更远,如何成就红尘仙。

        虽然拥有万古难见的混沌体,理论上成帝不是问题,但这也仅仅是理论上的。

        成道之前,你其实并不能保证你能够一直高歌猛进,斩道一关,甚至都有大帝差点栽在这里,更有不逊色于大帝的人杰黯然落幕。

        行走在宇宙之间,你不知道是否会遭遇什么天灾,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强者交战的余波灭杀,宇宙很大,还很危险。

        纵然一路平平安安,准帝之后还有至尊阻路。无法回避,无法逃脱。这就是成道路。每一尊古皇与大帝都是这么过来的。

        姬寰宇在修炼之余,也在思考这些问题。在将前世所看过的所有小说、名人成功传记回想了n多遍之后,终于找到了答案。

        这些问题的解决办法其实很简单,只要成为强者,便有足够的实力可以无视一切。那么,如何成为强者呢?

        很简单,开挂。
   自古以来,泰山便是神圣的象征,位于古中原地区的最东部,被黄河与汶河环绕,在古时被视作太阳初生、万物发育之地。

        山莫大于之,史莫古于之!

        泰山雄伟壮阔,具有厚重的历史沉淀,可追溯到上古三皇五帝时期,是冀近神灵之地。

        “天高不可及,于泰山上立封禅而祭之,冀近神灵也。”

        横扫天下的秦始皇,雄才大略的汉武帝,都曾在泰山举行过旷世封禅大典。

        而在此之前,上古时期更早有七十二位帝王在泰山封禅。

        先秦古籍《管子·封禅篇》曾有记载:“昔无怀氏封禅泰山,禅云云;伏羲封泰山,禅云云;神农封泰山,禅云云;黄帝封泰山,禅云云;尧封泰山,禅云云;禹封泰山……”

        上古时期,诸多圣皇与古帝无一例外,皆选择在此封禅,令泰山笼罩了重重迷雾,透发出无尽神秘气息。

        在壮阔的泰山面前,让人有一种奇异的错觉,自身微渺如蝼蚁,甚至天上的日月星辰亦显得微不足道。

        这是一种震撼性的感觉,让人心灵为之震颤。

        此时此刻,有两个人就站在泰山的山脚下,静静的对峙着,在这看似平和的状态之下,他们之间的气氛却是诡异到了极致。

        其中一个,穿着一条白色的衬衫,一双眼睛却如同清澈的井口,带着透彻、浩瀚的武道意志,而他的精神状态,却犹如天日一般,照耀万古长空,气魄之恢宏,让人震惊。【愛↑去△小↓說△網w    qu  】

        天上的太阳,心中的太阳,在此恍然如一,让他身上逐渐凝聚的气势,仿佛红日初升,辉煌而浩大,气吞万里云海,染红江山一片的浩然大势,一点一点的拔高,与天渐近,与人渐远。

        但是,如果说他是炽烈的太阳,那么站在他面前,身着黑色长袍的男子,就是那无尽的星辰海洋,数以兆亿计的恒星只是他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任何人看到他,都会有浩瀚、伟大、如同星空一般的错觉在心里诞生。

        黑衣人的眼睛,看着远处,没有落到任何人、也没有落到任何事物的身上,却给人一种看穿了过去未来的超然感觉。

        只是在这种超然万物的状态下,黑衣人的眸中,却有一股难言的疲惫,如同征战诸天,无数次险死还生,却看不见前方道路的伤感。

        只是静静的对峙了片刻,但是在姬宇的心中,却仿佛是过了千万年,他的心灵在这种状态之下,几乎都要崩碎了。

        放眼世间,姬宇自问也是个顶尖高手,八岁之后,在兴趣之下,开始踏足国术,却取得了非凡的成就,不过十几年的光景,一身修为进展之快,堪称匪夷所思,已经成就踏罡步斗的武道之境,离打破虚空、见神不坏的武道之境仅剩下一步之遥。

        而他的心灵境界,更是超凡入圣,甄至不见不闻、可以前知的至高状态,趋吉避凶,世间无人可伤他。

        正是因为这种超凡入圣的心灵境界,前几日心血来潮,冥冥之中,感到泰山有莫大的机缘,便兴致勃勃的来到了此地。

        只是,刚刚来到泰山的山脚之下,就看到了这一个黑衣人,长发披肩,古意盎然。

        好吧,这年头cosplay盛行,姬宇也不是多管闲事的主,正要路过,却惊觉这个人站在那里,日光照耀而下,却连个影子都没有,而微风吹拂,也是径直穿过,若非可以清晰的看到他,就仿佛这一位是不存在的一样。

        似乎是感觉到了姬宇的目光,黑衣人豁然回首,在这个刹那,整个天地,也好像随着他的动作,轻微的摇晃着,他似乎变成了世界的中央,宇宙的中心,有一种说不出的吸引力。

        随着黑衣人的转身,难以言喻的压迫了就作用到了姬宇的身上,他很清楚,这并非是故意为之,而是生命本质差距太大所带来的感觉,就如一个凡人仰望星空,对于无尽宇宙,自然感到自身的渺小。

        只是,真正让姬宇的心中产生“活见鬼”感觉的,却是黑衣人的面容。

        跟他一模一样!

        黑衣人眸中有着疲惫,看着姬宇,充斥着回忆与怅然,淡淡的开口,“你要上泰山?”

        “不错。”

        “这条路不好走。你的面前有两条路,登上此山,前途难测;若是转身回去,一生平安,寿终正寝。”

        姬宇面色古怪,爬座山而已,能前途莫测?但是他能够感觉到黑衣人口中语气的郑重,对于他有着一种莫名的信任。但是,他又可以感知到泰山之上,那对他有无尽吸引力的东西,在召唤着他,所以,他犹豫了。

        看着姬宇迟疑的面容,黑衣人叹了口气,“也罢,随我上去吧。”

        泰山古松葱郁,又多流泉飞瀑,庄严巍峨中不乏灵秀,再加上飘渺的云雾,自然又平添了几分神秘与深奥。

        两个人从容迈步,一路向上攀登,沿途有数不清的名胜古迹、摩崖碑碣,让人赞叹不已。

        在傍晚时,两个人来到了泰山之巅——玉皇顶,俯视脚下万山,遥望黄河,顿时让人深刻明了孔子“登泰山而小天下”的真义。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诗圣亦留下如此千古绝唱。

        此刻,夕阳西垂,云峰之上均镶嵌着一层金灿灿的亮边,闪烁着奇珍异宝般的光辉。

        两个人静静的看着这瑰丽的风景,一时无言。

        就在这一刻,风云突变,整个天地都莫名的亮了,一切的一切,都在绽放着炽亮的光芒,各个国家都陷入了混乱,不能明白这种情况产生的原因。

        此时,黑衣人开口,“你要走了,我也将消亡了。”

        姬宇看着黑衣人,似乎什么都清楚了,但又什么都不明白。

        “时也命也!”黑衣人昂首看着天空,气度超然,恍若谪仙,“你要变到最强,拥有破开一切的实力!”

        充斥着整个天地的光芒,在泰山为中心飞速的收敛着,泰山顶也在无声无息的灰飞烟灭,只留下一道仿佛可以照耀大千的光,整个天地的光,都在逐渐的汇聚他的身上。

        在那道光出现的刹那,就跟姬宇合而为一,他的身体也在慢慢的变得透明,黑衣人弹出一指,点在了他的眉心处,无穷的信息没入了他的灵魂,又转瞬之间消失无踪,只有一点感悟烙印在他的心头,“最后给你一点帮助吧。”

        姬宇感觉像是来到了世界的尽头,立身在时间长河的起点,一会儿星辰满天,一会儿苍穹枯寂,与虚空合一、和光同尘。

        他明白了许多至理,但是又说不出什么,他能够发现,自己的身体筋肉之间,隐藏了许许多多细微的小点。

        自己的身体,就好像天空宇宙,而那些小点,就好像天上的星辰。这些星辰,有的光强,有的光弱。他知道,那都是一些穴位。那些最敏感的,最重要的大穴,就是光芒强烈的。光芒最强的,最敏感的,是自己脑袋两旁的太阳穴。

        “这就是打破虚空、可以见神吗?”他只留下这么一句话,整个人就在这璀璨的光芒之中,彻底的消逝无踪了。

        黑衣人静静的看着这一幕,眼神又留恋的看着这个世界,“踏破了古今未来,征战九天十地,没想到,还能够回到这里。生于斯,能够葬于斯,这一生,也算是圆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