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贾代善休了史氏
娱乐新闻
新锐新闻
编辑
2019-08-27 14:21

最快更新红楼酱油人物集子最新章节! 贾代善如今正在书房里,...贾代善打发了张婆子,贾史氏身边伺候的大丫鬟杜鹃就奉了贾史氏的命令请贾代善,红楼之贾代善重生最新章节无弹窗,一笔阁提供白衣慕卿相的红楼之贾代善重生干净清爽无弹窗广告阅读体验,女生言情小说.如果善儿也有意休了史氏,他这个做爹的说什么会帮儿子一把,如果儿子有顾忌……他也只好捏着鼻子再忍史氏一回了。
他竟是回到了贾史氏即将产下他的老来女的时候,贾代善眯起了眼睛,这次他绝对不会让百年基业毁于一旦。


    “老爷,产婆已经预备好了,奴才已经带过来了。”唐管家虽对老爷过问起产婆等事情有些摸不清头脑,但是想到这到底有可能是老爷的最后一个嫡子或者嫡女,老爷格外紧张也是情有可原,因此倒没什么疑惑,只低声垂手回禀道。贾代善面无表情,只一双星目打量面前四五十岁,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十分爽利的婆子,点了点头。随即,贾代善就吩咐唐管家退下,守在门口。

    “老爷只管放心地把奶奶交给我,必定母子平安。”张产婆笑道。“这凡是都没有什么定数,我夫人毕竟年纪大了。我只盼着再多个骨血就是了。”贾代善笑了笑,身上带出了一股杀伐之气来,他原是战场上拼杀过,立下赫赫战功,此等威严岂是一个婆子能够受得住。这张婆子也是一个聪明的人,自然听懂了贾代善的言下之意,额头,鼻尖都急得渗出了汗珠,她到底常往来大户高门,阴私的事情自然不少见,手上也有些不干净。只是她如今年纪大了,这种损阴德的事情就越不愿意沾染,况且只怕她成事之后就保不住性命了,她原先有个交好的姐妹就是这么去了的,只不住地磕头。

    “我记得你是有一个儿子的吧。他的前程如何就看你一念之间了。”贾代善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若是这个张婆子好好办事,他自然会抬举她儿子,他会让张婆子永远地闭上嘴巴。如果张婆子不答应,那么无非就是一起死而已。张婆子定了定神,虽泪流满面,只是为母则强,她那儿子虽然不成器,整天惹事生非,只是她却如何都割舍不下。她不过是一个低贱草民,倒不如顺了荣国公的吩咐,好歹给儿子一个好的依仗。张产婆咬了咬嘴巴,狠了狠心,方道:“老爷只管放心地交给我就是了。”贾代善点了点头,反正荣国府也养得起一个做活的仆役,无非让管事的多费点心就是了。

    贾代善打发了张婆子,贾史氏身边伺候的大丫鬟杜鹃就奉了贾史氏的命令请贾代善前去用上一点点心。贾代善嘴角弯起一抹冷笑,只说自己如今公务繁重,让贾史氏自己先用了就是。杜鹃只得先回去回禀贾史氏。“罢了,你把点心装在篮子里叫鸳鸯送过去就是了。叫她仔细留意些,可别让一些心眼子大的人趁着我如今精神不好做什么幺蛾子。”贾史氏听了杜鹃的回禀,沉吟了一会,先前老爷无论如何忙,总会抽出一个时辰的功夫来陪自己。怎么这几日就和转了性子一般?因而贾史氏方让杜鹃往书房走一遭,怕是有丫鬟勾引了老爷。

    鸳鸯急忙上前应是,就去做事。杜鹃是个机灵的,见贾史氏有些不快,连忙又奉承了贾史氏几句,又夸了几句政哥,贾史氏的脸色方好了很多。“政儿呢,可别受了委屈?”贾史氏顺口就问了起来,这些日子她没顾上自己的这个儿子,难免有些愧疚,上头还有个偏疼大儿子的婆婆压着,可别有些眼皮子的奴才欺负了她的小儿子。“如今政二爷正专心读书,前儿老爷还夸奖了一番呢。”杜鹃忙拿美人锤一边替贾史氏锤着腿,一边笑着道。“别让政儿太伤神,小厮丫鬟们也必须上点心,那冰可别少了。虽说如今是秋日了,可暑气还没过。只是也不能太过,免得反倒着了凉。”贾史氏又叫了玛瑙去替自己传话。

    “回来,你记得再往赦哥那里去一趟,免得有人说我偏心眼。”贾史氏又叫回了玛瑙,添上了句,虽然她和大儿子情分一向淡薄,可也不能白白把儿子送给自己的婆婆,虽已经不贴心,可到底也不能太过,前儿她已经试探过老爷的口风,恐怕还是得赦哥袭爵,而非得她心意的小儿子。想到这里,贾史氏就有些愤愤,又想到如今虽说自己管家,打理府上大大小小的一切,但是婆婆的一句话比她十句都管用得多,若是再让赦哥得了意,这日后荣国府还有她和小儿子说话的余地吗?不过这荣国府还是自家老爷说了算,再者婆婆已经六十多了,还能活几年,她自然等得起,到时候再慢慢筹划就是了。横竖大儿子不成器得很,到时候她再把一个读书有为的二儿子往老爷跟前一放,孰轻孰重,不是一目了然吗?

    “唐柯,你去准备点东西,我要往出门一趟。”在贾史氏心里算计不停着的时候,贾代善也不闲着,打点东西准备先开始砥砺自己大儿子。如今大儿子已经十岁了,读书方面又一向没什么兴致,只对古玩之类的有兴趣。这从文是不成了,那么只能从武了,不过横竖日后贾赦袭得也是武职,虽不如读书人家清贵,但是到底也差不离了。如今虽在母亲的宠溺下已经有了几分纨绔子弟的影子,可并非掰不过来,不如就送进军营好生打磨打磨。

    上辈子等他留心儿子教养的时候,大儿子已经不成个样子了,可好歹知道些国法畏惧,二儿子虽然书读得不错,但也只能说是不错。他虽恨得牙痒痒,但是想到贾家权势已极,再出一代有为子孙,恐惹皇帝忌惮,因此索性就撂手不再深管。再者大儿子虽说无能纨绔,但是到底懂得世故人情,亦不会知法犯法,守个家业没什么问题。二儿子若是日后能够出息倒也可以自立门户,若是不行,横竖荣国府也养得起他。只是贾代善到底心存遗憾,便把贾敏充作男儿教养,以慰老怀。

    想到自己的老来女,贾代善忍不住几分心疼怜惜,随即又想起了自己那个惹人心疼的外孙女,小小年纪风霜刀剑严相逼,原应该金尊玉贵地被教养大,偏偏被贾史氏败坏了名声,又被应是她血脉亲人的侵吞了家产,如何活得下去?贾代善想到这里叹了口气,都说子不教父之过,这到底也是他的错。没想到自己去了后,大儿子越发昏聩不堪,二儿子不通经济还能被妇人欺骗,奴才辖制,简直丢尽他的脸面。

    贾代善随即眯起了眼睛,欺负他外孙女的还有史家和薛家那俩姑娘,纵然是史湘云是公府千金如何,居然敢把自己外孙女比作戏子,更被薛宝钗一个商贾之女说教,他贾代善的外孙女是那么好欺负的吗?那林如海也糊涂,贾史氏和敏儿的关系素来不亲近,当日贾史氏原是想把敏儿送进宫,好当个娘娘。只是自己不肯,敏儿又是一个有成算,故而不愿意进那后宫沾惹是是非非,为此母女已经生了嫌隙,自己后来为敏儿的出阁花费不少,什么顽器书画应有尽有,压箱钱也有十万两,十里红妆那可不是虚话,为此贾史氏有些不满,认为太过了。
“我们可在和敏儿说一只皮猴的顽皮事。”陆氏看着贾赦两兄妹笑着说道,陆氏这个月过得很舒心,孙子孙女都在身边,还有什么比这更能让一位老人家感到快乐?以前虽有贾赦,但她觉得贾赦一个人没有兄弟姐妹孤单了些,可现在多了贾政和贾敏,果然连贾赦都变得生动一些。

    “孙儿那有什么顽皮事让祖母记在心上。”贾赦不好意思地摸摸自己的鼻子。

    “有,祖母刚才告诉敏儿大哥小时顽皮爬到树上去,结果爬得太高下不来,还大叫救命。”贾敏插嘴说到,说完还猛点头深怕贾赦不相信。

    “有吗?怎么我不记得了”贾赦翻起原身的记忆,没发现有这么一回事。

    “有的,祖母说有就是一定有。”贾敏焦急地说到,像是说慢了就会没有了这件事。

    “大少爷那是才五岁,不记得也是正常的。”荀嬷嬷说到,贾赦望向陆氏,陆氏正微笑的失神,也想起了小小的贾赦抱着树干边哭边喊,连有人在下面接住都不肯不放手,其实那树也只比人举手后高一点。

    “二弟还没到么?”贾赦可不想被人笑话,连忙转移话题。

    “二哥还没到,真是慢,敏儿肚子饿扁了。”第一个中计的是贾敏小萝莉,她皱着眉头摸着肚子说。

    “哦,敏儿饿扁了吗?那敏儿要吃块点心吗?”贾赦抱着贾敏来到案几旁拿起一碟点心问道。贾敏看着点心吞了下口水,抬头看了一旁的荀嬷嬷和陆氏,然后想了一想摇摇头。

    “敏儿不吃点心了,吃了点心一会就吃不下早饭了。”贾赦一阵心疼,这么小就要学看大人的脸色。

    “小姐吃一块不要紧。”荀嬷嬷过来拿起一块点心给了贾敏,贾敏眼睛一亮欣喜地接过,然后小口小口地吃着。

    “那天小姐见点心合胃口,一下吃多了晚上吃不下饭,奴才就告诉小姐以后不能吃太多以免吃不下饭。小姐聪慧记下了。”荀嬷嬷解释道。

    贾赦点点头,把贾敏放在椅子上,贾敏只抬头看了看贾赦就低头继续和点心奋斗。

    “祖母,这几天睡得还好?”贾赦手搭在陆氏手上把起脉,陆氏的脉搏已变得平稳如常,比起一般人还强上半分,之前失魂草的影响已消失无踪。贾赦放下心来,用了一个月终于才把药力完全排出体外。
贾代善是荣国公贾源是宁国公贾演的弟弟,贾源死后他的儿子贾代善袭了他的爵位。贾代善的夫人就是贾母(又称史太君)。 贾代善生了两个儿子四个女儿,其中有姓名的分别是:贾赦、贾政和贾敏。 贾代善死后大儿子贾赦(妻:邢夫人)袭了爵位。贾赦有二子一女,即贾琏(妻:王熙凤,女:巧姐)、迎春和贾琮。
史氏往日是最看不起那些只会哭哭啼啼的女人,觉得她们都是爱勾引人的下贱女子,想不到现在为了达成目的,也学着那些女子用眼泪作为武器,荣国公贾代善之妻贾史氏正守着丈夫的姨娘生孩子,姨娘生子,她做为主母本就一...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红楼之我只是个道士求预收哦,求大家收一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