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牧师
娱乐新闻
新锐新闻
编辑
2019-10-14 14:00

末世来临既没有空间,又不会种田,只会玩游戏该如何生存不怕不怕,游戏系统带你走遍天下且看超强牧师带着霸气的游戏系统,精彩绝伦的末世生活.

“小荨,你一定要注意刷好全队的血,状态之类的先交给其他的牧师,这次的BOSS很难推,不能出一点意外,这次如果成功推了,也许能拿到第一块建城令牌,而且听说这个BOSS还会掉你需要的花雨系列的技能书。”会长暮光仔细的叮咛着,语气无比的温柔。

  “放心吧,我没问题的。”璀然一笑,夏洛荨点了点头,虽然眼前的BOSS难度很高,尤其对于现在才普遍六十几级的玩家来说,不过作为‘神道’这款游戏里的第一神牧,夏洛荨并没有太过紧张。

  要知道,在游戏的世界里,女人往往要弱势于男人,哪怕是牧师这样的辅助职业,一般的女人也休想在技术方面盖过男人一头,可是在夏洛荨这里,这条惯例显然并不成立。

  从刚刚接触网游开始,夏洛荨就固执的选择了治疗职业,从一个什么都不懂到处挨骂的小菜鸟,一路走到了第一神牧的位置,其中付出的努力和汗水,只有夏洛荨自己清楚。

  她就是这样的固执和坚持,只要是她认准的事情,九头牛都别想把她拉回来,所幸的是,她愿意为她认准的事,去付出努力,哪怕要比别人多上几倍,几十倍,她也无怨无悔。

  就好比眼前这个跑位灵活,技能预判精准,毫无失误的美女牧师,夏洛荨已经不记得,自己到底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和辛酸,才得到了这个第一神牧的位置,不过那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现在得到的,收获的,是任何人也无法比拟的。

  眼睛紧紧的盯着屏幕上,队友们忽上忽下的血条,夏洛荨不允许自己有一丝一毫的分心,至于BOSS还有多少血量,这不是她该注意的,她只需要知道BOSS什么时间会放技能,会把技能丢给谁,然后准确无误的放出自己治疗量其高无比的技能。

  同队伍其他的牧师羡慕和嫉妒的眼光,夏洛荨统统选择了无视,甚至她不能理解,在这么紧张的时候,身为团队最重要的核心奶妈们,居然还有闲情逸致去羡慕嫉妒恨。

  夏洛荨对自己的定位很准确,身为一个牧师,殴打BOSS神马的显然不是她们该做的事,而在一个团队中,牧师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控制好团员的血量,甚至时刻准备着各种技能辅助队友们战斗。

  “3,2,1。”夏洛荨开启樱桃小口,计算着BOSS丢出技能的时间,精准的将神圣守护套在了第一MT的身上,紧接着快速的吟唱神光之雨,将第二MT的血量拉回了安全值。

  没有丝毫的停顿,夏洛荨旋转法杖,小嘴不停的吟唱着神之花雨,群疗技能不间断的释放,补给着被技能波及到的团员的血量。

  “瑶瑶,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我家的地板在颤抖。”在夏洛荨忙碌着的同时,同处团队后排的一个白衣小牧师低声的和身边的队友说道。

  “是啊,月蓝,我家这里也是,该不会是地震了吧。”被询问到的名叫瑶瑶的小牧师也是一脸惶恐的回答。

  由于距离很近,这两句对话一字不落的进入了夏洛荨的耳朵里,皱起秀气的黛眉,夏洛荨在心里不爽了一下,有没有这么夸张,这个瑶瑶人在HN省,而这个月蓝则住在BJ,相距如此遥远,居然能同时感觉到震动?

  就算是真的有地震,也不可能同时震到这两个地方,最重要的是,现在BOSS的血量掉到了百分之五十以下,开始进入了小狂暴期,而身为牧师的这两个人,居然终止了技能,开始聊天?

  皱紧了眉头,夏洛荨抿着小嘴,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刚刚那一瞬间,她竟然也觉得自家的电脑晃了一晃,甩了甩头,夏洛荨自嘲的一笑。

  看来自己修炼的还是不到家,竟会因为两个小女孩的谈话,影响了自己的情绪,居然产生了幻觉,要知道,她所在的H省,距离那两个小丫头所在的地方,更是有着无比远的距离,地震神马的,更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

  甩开杂七杂八的念头,夏洛荨拉回全部的注意力,飞速的刷着队友的血量,各种状态技能也不间断的狂丢着,好吧,团队里出现了打酱油的小牧师,她这个第一神牧只好加倍努力,来填补这部分的缺失。

  “我怎么觉得不太对劲,好像是地震了。”

  “是啊,我这里好像也有晃动的感觉。”

  “不会吧,难道真的有世界末日?”

  皱着眉头,夏洛荨敏锐的感觉到了,前方正在作战的团队开始出现了骚动,虽然处于同一空间,可以听得到大家的对话,但由于距离的原因,夏洛荨听的不是很清楚。

  可隐隐约约的,她也听得出,前方的战斗团队骚乱的原因,好像和身边这两个正哭泣发抖的小牧师所说的,有那么一丝丝的关联。

  “大家安静一点,别慌,BOSS快要狂暴了,我们加速结束它。”和夏洛荨一样,身为会长的暮光也觉察到了团队的骚动,虽然他自己也快要压制不住心底的慌乱和猜疑,但身为会长,他还是有必要安抚人心。

  在暮光不断的控制下,团队渐渐的稳定了下来,输出的频率也逐渐的有所回复,但是战斗团里依然不断的传出交谈声。

  夏洛荨没时间抢救因为刚刚的慌乱躺倒的几名团员,这个BOSS她看的要比暮光还要重要,要知道,这个BOSS很有可能会掉出她需要的技能书。

  身为第一神牧,夏洛荨成名的原因,还要归于她拥有的一套‘花雨’技能,这套技能书足足有一百张残卷,而每十张残卷就可以合成一本技能书。

  而观望全服,只有夏洛荨一个人,即将集齐这整套的技能,目前唯一缺少的,就是这个BOSS可能会掉出的,第一百张残卷。

  得到了这张残卷,夏洛荨就可以将‘花雨’补充完全,拥有这一整套逆天的牧师技能,在这种关键时刻,要她放弃,那是一万个不可能。

  团队内的骚动越来越大,暮光的安抚和吼叫已经无法控制团员们失控的情绪了,甚至夏洛荨可以看到,身边不少玩牧师职业的女孩都开始抱头痛哭。

  紧紧拧着眉头,夏洛荨知道,自己并不是幻觉,自己的电脑真的在抖动,甚至连脚下的地面也在微微的晃动着,脑子里无数的念头闪电般的划过,但夏洛荨的手却没有停,依然快速的释放着各种技能。

  什么地震,什么世界末日,夏洛荨充耳不闻,她现在只关注,这个BOSS马上就要挂掉了,自己的第一百张残卷也即将到手。

  世界末日的话,要死大家一起死,逃也逃不掉,哭什么的都是浮云,如果不是世界末日,而自己却放过眼前这个BOSS,那自己一定会后悔的恨不得去死。

  突然,电脑屏幕一黑,夏洛荨砰的一下站了起来,“有没有搞错,它马上就要死了,你居然给我死机!!!”疯狂的乱按着键盘,夏洛荨暴走了,比起世界末日的来临,她更受不了即将到手的技能书和自己失之交臂。

  夏洛荨陷入了愤怒状态,丝毫没有注意到,在她的不断施暴下,电脑的主机发出了一阵蓝光,一闪而逝。

  “老天爷,你太帅了。”电脑屏幕恢复了光亮,夏洛荨一边欢乐的感叹着,一边快速的坐下来,毫不间断的释放着技能。

  虽然她有些不了解,为什么自己死机了一下全团的人都不见了,虽然她也很不理解,刚刚还狂暴的像是疯了一样的BOSS为什么会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任由自己这个攻击力平平的小牧师各种蹂躏。

  不过眼下,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夏洛荨,第一神牧,华丽丽的推倒了这个世界级BOSS。

  挂上了甜美的笑意,夏洛荨本就甜美的脸庞更是炫目了几分,快步的走了上去,夏洛荨飞速的拾起BOSS贡献出的,散落了一地的东西。

  发着璀璨光彩的宝石和装备,夏洛荨看都不看一眼,就塞进了包裹里,她的眼睛,只能看见一样东西,也只愿意看到一样东西,那就是静静的躺在地上,散发着诱人的桃粉色光芒的技能书残卷。

  “老天爷,你真是太帅了。”夏洛荨开心的合不拢嘴,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还是让她得到了这本残卷,快速的点击了学习,看着技能栏里,属于‘花雨’一栏的技能槽瞬间补满,夏洛荨心里一阵满足。

  真是不枉她苦熬了三天三夜收集有关这世界BOSS的资料,不枉她拼了命拿下这个BOSS,也不枉她付出的全部的努力,一切的一切都在这一刻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心里的激荡缓缓平复了下来,一阵疲惫瞬间席卷而来,揉了揉酸涩胀痛的星眸,夏洛荨挂上一抹苦笑,果然自己还是太拼了,虽然自己身体一直很好,但也禁不住这般苦熬。

  眼前一黑,夏洛荨软软的倒在了电脑桌前,失去了意识……
 走出了所居住的单元,夏洛荨心里微微安定了一些,街面上的情况和她在家里看到的差不多,安静的没有一丝声响,也见不到半点人气。

  深深的吸了口气,夏洛荨紧紧的握着手里的刀,向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家小餐馆走去,之所以会把目的地定在这家小餐馆,夏洛荨主要还是顾及到了可能会遇到丧尸的情况。

  这家小餐馆的饭菜味道并不是很好,虽然开在大学城这样繁华的路段,但平时的客流还是少的可怜,如果不是老板另有其他副业,这餐馆早就倒闭了也说不定。

  不过对于夏洛荨来说,眼下的情况,这种地方才是绝佳的选择,人少可能会存在的丧尸也少,而且餐馆里一定会有一些米面蔬菜等等,最适合缓解她眼下的需求。

  小心翼翼的站在餐馆门口,夏洛荨一脚踢开了餐馆的门,然后迅速的藏到了一边,屏着呼吸等了好一会,发现门内没有传来什么声音,夏洛荨这才大起胆子迈开脚步向屋内走去。

  屋子里有些昏暗,虽然外面阳光普照,但洒进餐馆内的阳光却少的可怜,不过好在并不是很影响视线,餐馆内一片狼藉,桌椅东倒西歪的横在地上,碗盘也是碎了一地,看起来这里也在末日来临的时刻经历了空前的混乱。

  粗略的扫了一眼,夏洛荨并没有发现任何丧尸的踪迹,提着的心落了下来,夏洛荨连忙冲进小厨房搜刮起剩余的食物,一如她所料,这家餐馆还是有不少存粮的,三袋五十斤的大米,一袋二十斤的面粉,外加一些蔬菜和大概有十斤左右的鸡蛋,还有一些零碎的调味品。

  可以说这一次,夏洛荨的收获是相当丰盛的,可是站在这些东西前面,夏洛荨却犯起了愁,她真的只是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弱女子,这五十斤的大米她想抗走,那绝对是件高难度的工作,更别提其他的东西了。

  犹豫了好一会,夏洛荨这才咬了咬牙,与其什么都得不到,还不如能拿多少是多少,夏洛荨在餐馆的柜台处翻到几个塑料的口袋,将搜寻到的调味品统统装好,这才一把拎起较轻的面粉走出了餐馆。

  虽然手上拿着的这些东西,加起来也就不过三十斤左右,可对于夏洛荨这个从不运动的宅女来说,却是个不小的负担,紧要着牙关,夏洛荨快速的向家的方向走去,只要在这街道上多待一分钟,都有着一分钟的危险,夏洛荨可不敢冒险。

  好在,兴许是老天爷眷顾,一直到走进了单元里,夏洛荨都没看到那可怕的丧尸,将面粉和装着调味品的口袋扔在地上,夏洛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可还不等她缓过力气来,从一楼的拐角处,一个晃晃悠悠的人影就闪了出来。

  刚提起来的一口气还没能呼出去,夏洛荨就整个人僵在了原地,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丧尸居然会闯进自家的单元里,她更加没想到,这么快自己就遭遇到了这未知生物的袭击。

  心脏一阵疯狂的跳动,夏洛荨只觉得自己手脚发软,那天在窗户外看到的那个死去的男人,似乎就在她眼前晃动着,那一幕惨象,让夏洛荨怕的冷汗直流。

  可时间容不得她惧怕和发呆,那丧尸虽然动作并不快,可还是迅速的靠近了夏洛荨,挪动了一下自己僵硬的身子,夏洛荨此时也顾不得脚边的食物了,后退了两步,紧了紧手里的西瓜刀,夏洛荨摆出了一副战斗的姿势。

  虽然牙关在打战,身体也在颤抖,可是夏洛荨依然坚定的看着不断向自己靠近着的丧尸,从她决定拿着这把刀走出房门的那一刻开始,她就知道,自己一定逃不过这样的一场战斗。

  虽然恐慌正紧紧的包围着她,但夏洛荨知道,想要生存,这是她必须迈过的一道坎。目测着丧尸的距离,在游戏里沉浸多年,夏洛荨对于战斗自有自己的一套方式,虽然这是第一次应用到现实当中,但在这种情况下,夏洛荨不敢出丝毫的差错。

  心里快速的计算着丧尸的步伐,以及和自己的距离,夏洛荨目光沉静,快速的挥出了一刀,同时后撤了两步。

  锋利的西瓜刀狠狠的划开了丧尸身上破烂的衣服,以及衣服下面的皮肉,可是那丧尸竟是丝毫不觉疼痛一般,脚步仍然没有停下,反而略有些加快的向夏洛荨扑来。

  紧咬着唇瓣,夏洛荨凑上前一步,用尽力气将刀捅进了丧尸的腹部,巨大的冲击力让夏洛荨的虎口都酥麻了,可那丧尸仍像是没有受伤一般,反而趁着她发愣的当下极快的扑向了夏洛荨。

  惊慌的张大了眼睛,由不得多想,夏洛荨快速的抽出西瓜刀,就地一滚,滚出了单元门,而那丧尸则追到了单元门口就停下了脚步。

  惊惶未定,夏洛荨愣愣的站在单元门口,和那不停走动着的丧尸面对面的站着,过了好一会,夏洛荨这才收回了惊掉的三魂七魄,冷静了下来,看来一如她的猜想,这些丧尸是惧怕阳光的,所以才会躲进黑暗的单元里不追出来。

  可是自己想回家,这个丧尸就一定要除,逃绝对不是生存在这末世的办法,打量着丧尸身上的伤口,颈部、肩膀的伤口已经开始缓缓的愈合了起来,而腹部的刀伤也似乎不能对他造成伤害。

  皱着眉头,夏洛荨快速的回忆着人体的脆弱部位,这些丧尸是人类转化的,按照她的猜想,想必跟人类一样有着一击必杀的地方,可是腹部、颈部这样致命的地方她都攻击过了,都没有起到该有的效果,唯一剩下的就是头部了。

  看着那丧尸张着恶心的大嘴,脸上嘴里满是黄黄的脓水,夏洛荨一阵恶心,深吸了口气,夏洛荨提起自己全部的力量,拿着刀,冲进了单元里,她要杀了这个丑家伙。

  刀入肉的声音清晰的在夏洛荨的耳边响起,而那丧尸的身体也随着这声音僵硬了下来,拔出西瓜刀,夏洛荨看着那酷似人类的身体软倒在自己的脚边,整个人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恭喜玩家‘夏洛荨’击杀一级丧尸,获得经验10点,游戏系统开启……”

  “小荨,你应该也是附近的住户吧,需要回去拿些生活用品吗?”令狐宇轩温柔的笑着,轻声的询问着。

  虽然末世才降临了没多久,但很多事情都开始有了新的规则,比如他们的这个团队,就已经有了一套自己的运行方式。

  队员集体住在一起,每天收获到的饮食饮水都是集体共有的,除了按照在战斗时的贡献所多分配的一些之外,其他的全部均分。

  这些不成文的规矩,令狐宇轩都已经全数的说给了夏洛荨听。

  “不需要。”轻轻摇了摇头,夏洛荨亦步亦趋的跟着令狐宇轩向队伍的集结点,也就是令狐宇轩居住的房子走去。

  有了固定的队伍,自己的物资又都带在身上,夏洛荨到是丝毫不介意换个地方待一待。眼下这种情况,住在哪里对她而言并不是那么重要。

  更何况,夏洛荨很清楚,和令狐宇轩还有黎晰住在一起,对自己的安全也是一种保障。尤其是在夏洛荨知道变异丧尸习惯于在晚上出没之后,她更是觉得和队伍里的人一起生活是一件不错的事。

  一路上,在令狐宇轩的刻意和夏洛荨的积极配合下,两人相处的还算是愉快,而夏洛荨和队伍里的其他几人也都或多或少的说上了几句话。

  令狐宇轩租住的地方距离夏洛荨住的地方相对远了一些,分别在这条街道的两端,不过距离位于中心点附近的小超市还是很近的,没多一会,一行人就到达了目的地。

  走进令狐宇轩的住所,夏洛荨不着痕迹的简单扫视了一番,屋内的色调整体都是白色的,无论是地板还是沙发,看起来格外的干净整洁,和令狐宇轩给人的感觉完全相同,精致的二层复式楼,住这么多的人虽然略显拥挤,但空间倒也足够。

  “今天的收获不错,大家都梳洗一下,换身整洁的衣服,蓝梦和许愿做饭,一会我们开饭,今天的饭菜丰盛一些,我们庆祝一下小荨的加入。”看着大家纷纷将手中的东西放到了厨房,令狐宇轩这才笑着开口说道。

  “我的房间在哪里?”看着大家都按照令狐宇轩的话开始了动作,夏洛荨这才开口询问。

  “我带你去吧。”淡笑着,令狐宇轩走在前面,将夏洛荨引上了二楼。

  “我和黎晰都住在二楼,二楼一共有五个房间,每一间都比楼下的大,是专门给队伍里的异能者居住的,你是队伍里的第三个异能者,所以你可以在剩余的三个房间里,挑选一个,当然,如果你比较喜欢我的房间,我也愿意让出来。”一边说着,令狐宇轩一边依次打开了空着的三间房,让夏洛荨挑选。

  没有回应令狐宇轩的玩笑话,夏洛荨开始在三个房间中仔细的挑选了起来,从这房子所在的位置和屋内的装修来看,令狐宇轩的家庭环境应该是很不错的,这三个房间虽然久无人住,但装修方面也是无可挑剔的。

  虽然在末世这种恶劣的环境下,有再多的钱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但眼下有条件可以居住的舒适一些,夏洛荨是不会拒绝的。

  选了一间米色系的房间,夏洛荨满意的在屋内转了转,“就这间吧。”对着令狐宇轩笑了笑,夏洛荨满意的坐在了床上,神经紧绷了一整天,此时坐在柔软的床上,夏洛荨这才觉得疲惫了起来。

  “休息一会吧,开饭的时候我会来叫你的。”看着夏洛荨难得露出的真诚笑容,令狐宇轩微微愣了一下,这才温柔的笑着说道。

  令狐宇轩有礼的帮着夏洛荨关好了门,听着令狐宇轩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夏洛荨这才整个放松了下来,任由自己瘫倒在床上。

  这短短一天的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眼下难得有空闲的时间,她容得自己的身体休息一会,可是却容不得自己的脑子休息。

  微微闭着双眼,夏洛荨开始在脑海里整理这一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变异丧尸的出现,而她全然不知情,明显是因为自己情报不足。

  而在战斗中差点受到致命的创伤,甚至差点丧命,则是自己对自己的能力评估不足。

  这一场濒临生死关头的战斗,让夏洛荨彻底的记住了,在末世,生存是一件多么艰难的事,而自己因为这些时日的顺遂,竟然放松了那最不该放松的神经,实属不该。

  夏洛荨很清楚,如果今天令狐宇轩没有出现的话,等待自己的,恐怕就是她在小超市内看到的那些腐尸白骨一样的下场。

  抿着唇,夏洛荨脑子里飞速的转动着,经过今天她总算是明白了,在这末世,不止是幸存者在进步着,丧尸也一样在进步着。

  而她更加的明白了,有特殊奇遇的人并不止是她一个,甚至很多人要比她更加强大,虽然夏洛荨很有自信,一旦自己到了十级,自己的存在对于一个队伍而言,一定比令狐宇轩和黎晰更加重要,但若论起单兵作战,自己这个可怜的小牧师,和人家攻击系的异能者就比不得了。

  心念电转,夏洛荨总算是彻底的明白了,自己想要在这末世好好的生存下去,就一定要加入一支实力强大的队伍,或者以自己的能力扶植出一个实力强大的队伍。

  唤出游戏系统,夏洛荨一眼就看到了,在技能栏的边上,突兀的多出来了一个人头摸样的标志,这标志夏洛荨再熟悉不过,在‘神道’这款游戏里,这代表了队伍。

  “队伍”,轻声呢喃着,队伍界面随着夏洛荨的声音展现在了她的面前,出现在界面上的,则是以令狐宇轩为首的,五男二女的名字,而在队伍的最后面,则是闪烁着淡淡金光的,属于夏洛荨的名字。
呆呆的看着月白的动作,夏洛荨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瓣发生了什么,月白口中所谓的‘天爆,究竟是什么的东西,夏洛荨是半点也不知道。

  随着月白的动作,月白的上衣很快就脱的干干净净,在月白的胸口处,一个凸起的圆形物体,让夏洛荨整个人都惊呆了,那东西像是植入了月白的胸口一般,似乎跟他的皮肉密不可分,这种东西,夏洛荨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做梦也没想到,月白竟然会在胸口处植入一颗炸弹。

  按照月白刚刚所说的,这颗炸弹足有500米的爆炸范围,如果他开启引爆器怕是很快他就会自爆,同样的,他也会带着这里所有的异能者一起死去,正如他所说,即使夏洛荨跑掉了,那些异能者该怎么办。

  g基地赶来的异能者们数量不少,要让夏洛荨一次舍弃,她哪里舍得,更何况,在那些人中,还有黄冰燕这样的存在,黄冰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夏洛荨怎么能允许黄冰燕出现什么意外。

  一时间,夏洛荨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都开始打结了,月白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她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好,只能站在那里,死死的盯着月

  “颤抖吧,绝望吧,哈哈哈,主上,虽然我不能带他们回去,但是至少不会让这个叛徒得逞。”看出了夏洛荨的恐慌,月白似乎更为得意了,根本不给夏洛荨反应的机会,月白飞快的拉开了引爆器的引线。

  这一下夏洛荨是真的惊呆了·惊慌失措已经不足以形容她现在的感受了,到底该怎么办,如何是好,耳边不时的传来月白临死前那得意的笑声,天爆开始倒计时了,那嘀嘀嘀的声音,一次次的敲击着夏洛荨的耳膜,让她头疼不已。

  “哈哈哈哈,颤抖了吗?害怕了吧?看到你脸上这个表情我真是非常开心·天爆我定时为30秒,白雪,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留下这三十秒的时间吗,因为这可以让我仔细的在这30秒内欣赏你那副表情,那么,你该怎么做呢?”月白得意的笑着,那样子像是他已经大获全胜了一般。

  月白笑的猖狂,临死前的疯狂,让他整个人都似乎魔障了一般,在月白看来·死或许并不可怕,能有这么多人给他陪葬,他死的也是光鲜漂亮。

  双手紧握成拳,指甲都已经狠狠的扣进了手心的嫩肉里,但夏洛荨却是全然感觉不到疼痛,时间只剩下30秒,来不及了,这么突如其来的变故,她根本想不到任何办法来应对。

  脑子里飞快的闪过一个又一个技能,夏洛荨对于自己的技能应用的一直都还算熟练·可这种时候,她一时之间却是想不出任何的东西,该怎么做才好·怎么做。

  夏洛荨不停的安慰着自己,不要慌,不要慌,要仔细的想,一定有办法可以阻止月白的行为,那炸弹就镶嵌在他的身体里,该用什么办法,来阻止那炸弹的爆炸·用元素壁障·元素壁障可以阻止那样剧烈的爆炸伤害吗,一时间·夏洛荨也是根本想不清楚。

  越是焦急,夏洛荨就越是烦躁·心神也跟着波动了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夏洛荨却是突然发现在那颗天爆的周围,似乎有着一些刚才残余的神圣元素正包裹着什么东西,心神微微一动,夏洛荨将一丝还没有完全消失的心神沉入了那些神圣元素当中,而这一下,竟然让夏洛荨发现,那些才残余的神圣元素里面,所包裹着的,竟然是他们每一个魔使身体里都有的,那颗黑暗魔种。

  此时神圣元素正在一点点的将那黑暗魔种包裹在其中,只是存留在月白身体的神圣元素太少太少了,只有还没能消散的少许,根本不足以将那黑暗魔种完全包裹起来。

  眼睛飞快的转动了一下,夏洛荨脑子里快速的闪过了一个疯狂的念头,此时时间越发的紧急了,根本容不得夏洛荨在过多的思考,抬起脚步,夏洛荨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飞快的走到月白身边,轻轻的将自己的手,搭在了那个天爆上,那冰冷的触感,让夏洛荨忍不住的轻轻颤了颤。

  “你要干什么,是不是知道自己已经要死了,近距离来欣赏下我的终极武器。”月白厉声的怒吼道,不知道为什么,夏洛荨的靠近,让他本能的觉得有些危险,可他却是无处可以躲避。

  此时月白的生命已经几乎走到尽头了,夏洛荨刚刚那一记圣灵爆虽然没有经过充分的压缩,没办法在瞬间就夺走月白的生命,可也将他的五脏六损毁了大半,只余下微薄的生机。

  月白的挑衅,夏洛荨已经听不到了,她似乎也跟月白一样,陷入了一种极为疯狂的状态,丝毫不理睬月白的话,夏洛荨快速的将神圣元素疯狂的注入到了月白的身体里,夏洛荨也不确定自己的办法是否管用,因为除了这个圣灵爆之外,夏洛荨还从来没有尝试过在异能者的身体里,利用神圣元素凝聚出一个技能,或许成败在此一举了。

  夏洛荨飞速的将神圣元素大量的注入了月白的体内,神圣元素所附带的治愈能力也在缓缓的修复着月白身体里的创伤,可夏洛荨已经顾不得那么许多了,打量的神圣元素的凝聚,让月白的胸口都如同明灯一般闪亮了起来,在这夜色之下,格外的璀璨夺目。

  直到那神圣元素弄遇到,将月白身体里的魔种和天爆统统包裹在其中的时候,夏洛荨眼睛微微眯起,飞速的调动那些元素,开始缓缓的凝聚了起来,夏洛荨在尝试着,按照神缚技能的特定元素排列方式,将这大量的神圣元素凝结起来,一滴滴汗水飞快的从夏洛荨额头上滚落而下,她几乎已经汗湿了脊背。

  在夏洛荨的努力下,那些神圣元素渐渐的真的开始凝结了起来,一道道金色的锁链缓缓的凝聚了出来,在包裹这那黑暗魔种和天爆的元素球外面,无数的铁链紧紧的包裹着里面的一切,像是要把里面的一切锁了起来。

  “你怎么做都是徒劳的,我现在突然决定我不发信号给主上了,因为你怎么都难逃一死了,哈哈哈。“月白还沉浸在得意之中,他完全忘记了冥的存在。

  夏洛荨听完这句话也放心了,她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至于有没有用处,就连夏洛荨自己也不知道,体力在飞速的流失着,夏洛荨已经快要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了,好在即使自己死掉,至少也能够保全冥,想必,冥一定会帮助自己完成接下来的一切的吧、

  夏洛荨背过身去朝远处走去,脑海里浮现了一幅又一幅曾经的画面,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或许她自己也认为眼下的她已经不能继续战斗了,不能再保护妈妈了,也不能再做些什么了。

  “或许一切就结束了吧。”夏洛荨眼角滑落一滴眼泪,体力耗尽,终是昏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夏洛荨隐约听见远处很多人似乎在谈论着什么,夏洛荨困难的睁开了双眼,看了看四周,此时天已经大亮了,原来一夜过去了,异能者们都已经醒了,夏洛荨身上一颤,月白呢,他不是自爆了吗?可是为什么……

  困难的支起身体,夏洛荨缓慢的站了起来,这一夜过去,夏洛荨的体力多少恢复了一些,只是依旧全身疼痛不已,很快,夏洛荨就看见月白的尸体就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

  快步的走了过去,夏洛荨定定的看着月白的尸体,看起来还比较完整,只是胸口那里已经呈现出空洞状,魔种和天爆已经不见了,回想起昨天战斗的最后一幕,夏洛荨心头狂跳。

  她也没有想到,自己一时心血来潮,竟然能够在月白的体内创造出一个完全的,全新的技能。

  现在回想起来,夏洛荨也就只记得,自己将圣灵爆跟神缚结合了起来,没想到,竟然能起到这样出乎意料的效果,就连夏洛荨自己也是才意识到,原来技能还可以这般应用,竟然可以进行组合。

  这一次的尝试,好像是在夏洛荨的眼前打开了一扇大门,即使她才刚刚迈进这门口,夏洛荨只不过是在物体外面包裹一层神圣元素,并且对神圣元素进行禁锢,就可以将天爆压缩在元素光圈内,让它引爆。

  心里有了一个模糊的概念,夏洛荨也没有在继续执着于这件事上,现在并不是考虑这些的好时候,昨夜发生的事情太过突然了,可夏洛荨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关于这些事,如今她还必须保密。

  也就是说,月白的尸体不能就这么留在这里,一旦被异能者们发现,恐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沉吟了片刻,夏洛荨飞快的对自己进行了一番治疗,之后,为了避免再次有突发状况,夏洛荨决定即刻启程赶往冥星…···